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吉林新闻网
热搜: 淘亿铺大骗子
当前位置: 吉林新闻 > 舆情 >

热点事件曝光:成都“嘉光阴”紫色元神珠10年前就有凌虐案底 老板

2019-12-06 08:39 [舆情] 来源于:未知
热点事件曝光:成都“嘉光阴”紫色元神珠10年前就有凌虐案底 老板 2019-12-06 07:44 [娱乐形态] 来源于:未知

今年7月,成都嘉年华健身服务有限公司因不具备办学资质,被成都市郫都区有关部门责令关停,清退所有学员,停止一切教育教学活动。此前,该公司名下的“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”(以下简称“嘉年华”),一直自我标榜是针对问题青少年的矫治机构。  

四个多月后,“嘉年华”因一篇报道,再生波澜。

11月23日,《南风窗》杂志刊发《以拯救的名义,他们把孩子送进地狱》一文。报道称,“嘉年华”打着“拯救孩子”“拯救家庭”的旗号虐待学员,有多名学员反映其等级森严、异化人性,并自称在此遭遇过体罚、虐待等。该报道也将“嘉年华”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,被认为是翻版的“豫章书院”。

近日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实地走访,与多名“嘉年华”学员及其家长进行交流,并对成都市公安局郫都区分局、区教育局、区市场监管局等多部门负责人进行了独家采访,进一步还原了该事件的来龙去脉。

“嘉年华”的前身可追溯到一家名为“维尔彬”的同性质机构(成立于2007年,位于成都金牛区),2008年搬迁至郫县(现郫都区),次年,被当地媒体曝出虐待学员行为。随后,公司负责人潘昌全主动注销“维尔彬”,并注册“嘉年华”。换了“新马甲”后,他继续招收学员。

当地警方、教育等部门负责人证实,潘昌全是郫都一中在编教师。他在“嘉年华”时,始终以“潘晓阳”为化名示人,并自称校长。目前,其已被停职调查。从“维尔彬”到“嘉年华”,“潘晓阳”因何坚持十余年,才卸下伪装?

多名学员自述“被虐遭遇”

2000年,谢宁(化名)生于四川达州,母亲是一名教师,父亲在政法系统工作。近日,他与母亲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讲述了他在嘉年华“噩梦般的遭遇”。

谢宁称,他从小父母疏于管教,母亲经常通宵打麻将,父亲经常酗酒。2014年,正在读初二的谢宁,因一次数学成绩没考好,再加身体单薄,在校经常受到同学欺凌,便要求父母给自己换个学校,但没有得到父母应允。此后,谢宁便不再去学校,整天上网打游戏。

被父母发现后,他与父母的矛盾日趋激化。在一次争吵过后,父亲企图用手铐把谢宁控制住,谢宁便拿起菜刀自卫。

“父亲原来也经常用手铐铐我,有时对我一打就是一天。我当时拿起菜刀,并不是想反击,只是想吓唬一下他,让他尊重一下我。”谢宁称。这次事件后,他的精神状态变得更差,自觉有抑郁征兆。

在暴力教育无效后,束手无策的母亲想到了求助网络。有一天,她打开搜索引擎,刚打出“网瘾”立即出来一个弹窗。打开后,一个名为“嘉年华”的网址跳入了她的眼帘。

谢母与一个自称“嘉年华”校长的人,简单交流了一下,谢母顿觉看到了救助儿子的希望。

随后,谢母来到位于成都郫都区新民场镇金柏村的“嘉年华”实地参观。这也是,她第一次亲眼见到校长“潘晓阳”。“矮胖、和蔼,脸上一直挂着笑容”这是对方留给谢母的第一印象。

“嘉年华”的教室和宿舍都是平房,谢母担心有些潮湿。“潘晓阳”告诉她,这些学员基本都是问题青少年,平房是为学员的人身安全考虑,避免他们想不开,跳楼自杀。

谢母发现,学校里没有自来水,喝的都是井水,还伴有泥沙。“潘晓阳”告诉她,这样的水才天然,没有污染。“潘校长还跟我强调,孩子来是为了吃苦的,不是享受的。我当时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。”谢母说。

随后,谢母与“嘉年华”签订了“服务合同”,学费3个月共计18000元。之后如果续费,每月2000元。

“嘉年华”对学员施行封闭管理。在校期间,学员不能与家长通电话,更不能见面。

谢宁称,当时“嘉年华”按照学员年龄和性别分队。男生分为一队和二队,一队多是成年人,二队多是未成年人。学员多的时候,还会拆分出一个三队来。女生人数较少,一般只有一个队。

因为学员都是随时到校,所以每个队的人数也不固定。以谢宁所在男生二队为例,刚开始时是12人,最多到达到18人。据谢宁了解,学员中成年人多为赌博、吸毒、精神分裂症者;未成年人主要是自闭症、抑郁症或网瘾者。

谢宁称,学校还有指导员和心理老师。指导员多是退伍军人,他们负责通过高强度的训练,来锻炼所谓的“意志力”。天刚亮,就要被叫起来跑步、站军姿、蛙跳等。如果跟不上,就是被人架着、拖着,也得跑完。心理老师则负责讲所谓的心理学课程,有时还要接受集体催眠这类神乎其神的“训练”。

“嘉年华”内部管理的一大特色是“老学员管理新学员”。


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互联网、所有权归原权利人,如有关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联系告之,我们将于第一时间删除!

(编辑:admin)

(编辑:大锅饭)

网友评论
推荐新闻